新闻动态

关于奢侈品造假的故事

来源:华商韬略  作者:熊剑辉作者: 时间:2019/07/08 点击:

  打假,是同人性阴暗面进行的一场战争。

  01

  2018 年 8 月,美国国土安全部破获一件“惊天大案”。

  不计其数的假冒奢侈品,包括 LV手提包、爱马仕皮带、香奈儿香水等,在纽约浮出水面。涉案货品之巨,足够铺满好几个“超级碗”橄榄球场。4.5 亿美元(35 亿人民币)的案值,更超越了 2400 多家 A 股上市公司的主营收入。

  美国国土安全部收缴的假冒仿品

  造假者的手法,更让人叫绝。

  他们先创立了 8 家独立公司;接着,用不同公司的名义,在中国分别订购大量高仿奢侈品和名牌商标;大摇大摆运到美国后,再贴牌组装,疯狂倾销。

  而长岛、曼哈顿、皇后区、布鲁克林的正规奢侈品门店,也在假货案中沦陷。真假混卖,早就是公开的秘密。

  美国海关数字,暴露出一个制造业超级大国的如日中天:80% 的假货,产自中国。

  中国打假斗士们面对的,则是比美国人艰巨一万倍的工作。

  2017 年,阿里巴巴创立全球首个“大数据打假联盟”。马云让郑俊芳担当“盟主”别有深意,后者有个响彻江湖的花名——“灭绝师太”。

  郑俊芳的“倚天剑”,是一支 2000 人的“打假队”、10 亿级的打假经费和超强大数据。每天,打假队要发起 400 多次秘密抽检,昼夜不停地“买假货”、找线索。

  仅 2018 年,阿里向司法机关推送线索 1634 条,协捕嫌疑人 1953 名,涉案金额高达 79 亿。

  强力打假的成效,既显著,又无奈。

  2015 年,执法部门打掉一个制售假LV的窝点;一年后,他们再打掉一个同类窝点时发现,作案的是同一拨人。

  2018 年,某造假团伙被团灭,警方抓捕时发现,犯罪分子下至 19 岁学生,上至 67 岁外婆,50 多个亲友都陷在案子里。

  打假多年,“灭绝师太”深感应加重惩处,否则就是:罪犯笑死、警察累死、群众急死、消费者哭死。

  02

  但造假者的脚步,早将全球的假货产业链编织得密如蛛网。

  从任何一个假货摊点出发,你大概率会追踪到中国某个繁荣的商业地标,比如,北京秀水街、深圳华强北、义乌小商品城、莆田安福电商城、广州白云皮具城等等。

  但它们,也只是假货汪洋里的中转角色。

  2018 年 2 月,大律师朱征夫偷跑到广州白云皮具城,亲见了假货“国际贸易”的精绝时刻。

  这里店面冷清,客人却络绎不绝。拉客的潮汕仔相当警惕,他们会老道地跟你攀谈,确认不是“钓鱼”的警察后,才带你走进另一栋老楼,用暗号穿越三五道关卡,方能窥见假货世界的冰山一角。

  这里的行规是:要买付现款,不买赶紧滚。

  朱征夫亲眼所见,一群“老黑”在翻译的协助下全力梭哈,买下一大袋高仿奢侈包后,迅速遁去。

  不久,它们或将出现在欧美的地摊或展柜里。

  此外,这里假包装、假物流、假海外单据也一应俱全。海淘的消费者以为的“进口正品”,很多出自这些幽暗地库。

  在广袤乡村,假货更是“大有作为”。

  一位知名企业家发现,在老家农村,30% 的商品是假货。

  从脉劫、康帅博、粤利粤、大白免、六个垓桃,到 Abidas、小米新品、趈能洗衣粉,乃至假种子、假化肥、假农药……在农村,货不但假得离谱,甚至比北京更贵。

  他由此认定,买假货不仅侮辱了你的钱包,还侮辱了你的智商。

  美国人更猛烈吐槽:在造假产业上,中国长期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。

  有报告显示,2017 年全球假货总损失(包括品牌商损失、工作机会流失及消费者健康安全损失等),高达 1.2 万亿美元(8 万亿人民币),相当于当年中国 10% 的 GDP

  世界经合组织指出,中国生产了全球 63.2% 的假货。在美欧日,它们的占比分别为 87%、75%、90%。

  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高唱反调:“中国,不可能生产我们不要的东西。”

  这种论调,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一位美国游客到中国后表示,他最大的收获,是发现了深藏于东方古国的无上“福利”。他像朱征夫一样勇闯“虎穴”,喜滋滋买回了 4 个 LV 包包,“豪爽”地当作圣诞礼物送出。

  在他看来,3000 美金的正品,并不比 30 美金的假包好到哪里去。

  最重要的是,妻子欢天喜地,他还受到亲友们跪舔式膜拜。

  美国民调显示,57% 的人承认“买过假货”,70% 人认为“买假无罪”。圣诞节,早就成为席卷全美的假货大趴。

  一位专打知识产权官司的大律师都承认:在美国,买假是一件又酷又时髦的乐事。

  但实际上,卖假在美国构成重罪:初犯面临最高 10 年监禁、200 万美元罚款;再犯就是 20 年监禁、500 万美元罚款。

  这样的严刑峻法相当唬人。然而——

  在纽约曼哈顿运河街,高仿奢侈品常年被哄抢。

  在洛杉矶桑提巷,150 多家专卖服装鞋帽、美妆用品的小店鳞次栉比,号称“假货一条街”。摊主们表示,消费者对假货心知肚明,毫不在乎。大肆采购的,除了二道贩子,还有高档美妆店主和影视圈化妆师。

  在时尚之都巴黎,周末有自发假货集市,耐克、乔丹、彪马等,通通通通通通 10 欧元,放浪得像江南皮革厂的法国分舵。

  你说美法的警察叔叔们不知道?那华商韬略怎么知道的?

  典型的嘴上说不要、身体很诚实,同时甩黑锅给中国。

  03

  2017 年 12 月,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华陡然上头条。他的“女徒弟”安娜金,在网上秀了下师傅给她买的香奈儿限量版“原子弹”包,就惨遭网友深扒。

  尴尬的是,这款号称 8 万块的手提包,确实是 A 货。倒不是网友的火眼金睛能看穿网络,而是有人把侯耀华与店家的合影贴了出来。

  明星知假买假,也不稀罕,但这样被大白于天下,相当尴尬。

  好在当地有关部门,终于掌握了“重大线索”,一场“春雷行动”,把广州白云皮具城也扒了一遍。

  这种知假买假者,也收获了一个小布尔乔亚式的绰号——“樊胜美”。

  在热播剧《欢乐颂》中,手头捉襟见肘的樊胜美虚荣心爆棚,擅长以各种“A 货”充门面,呈现出“白富美”的面貌。

  Burberry 斗篷式外套(7000块)、MaxMara驼色的大衣(38000块)、Bottega Venata 红色羊皮包(20000块)、Loewe Puzzle白色休闲小包(17900块)……

  这些闪瞎人双眼的行头,显然不是一个月薪一万、合租住房的都市小白领买得起的。

  当曲妖精炫耀自己的 LV 小箱子时,樊胜美赶紧把 Sophie Hulme 包往后挪了挪,假的。

  而当暧昧对象送了个真·BV 手袋给她,樊胜美抱着闻了又闻,一句“真香啊”,道不尽A货买家的艳羡与心酸。

  日常生活中,这样的“樊胜美”简直不要太多。

  有位打假人士一针见血指出:表面上,造假是万恶之源;实际上,买假者的需求隐秘地操纵着一切。

  有时候,连打假的线索都会来得很奇葩。

  有位浙江嘉兴的消费者,看中了一家网店的 Gucci(古驰)T 恤。同款正品卖几千,网店只卖 93,这样的破盘价让他断然剁手。可收到 T 恤后,他猛然“发现”是假货,结果愤然举报。

  实际上,这款山寨 T 恤,销量过千、营收破 10 万。大多数消费者知假买假,高度好评。店铺遭取缔后,更有人愤怒表示,举报人非蠢即坏。

  这种现象,让马云也深感无奈:有人花 58 元买“劳力士”,我能怎么办?

  有人认为,“樊胜美”式虚荣心,没有任何实际意义。但人类社会史告诉你,它其实相当有力量。

  1980 年,赞助了莫斯科奥运会的阿迪达斯,顿时变身为红色帝国的头号潮牌。但在西方封锁年代,它又让苏联人饥渴难求。

  商人们瞅准商机,使它价格疯狂翻倍;此外,人们想尽一切办法造假。

  按照莫斯科高级餐厅的规矩,进门本要先付 3 卢布“进门费”。但要是你穿着阿迪达斯,这笔钱——不用给。

  这样的鄙视链,不可遏抑地催生出人类的虚荣感。

  穿爱马仕的看不起穿劲霸的,开奥迪看不起开奥拓的,用苹果的看不起用锤子的……

  这种虚幻的体面感,不分国别地域、人种肤色,精准贴合人性。造假者只是迎合了这种需求,创造出“假冒不伪劣”的奇迹。

  对于收入低、虚荣心强的人来说,充门面的假货,成为一种真实的“刚需”。

  但实际上,一些位高权重、富可敌国的大人物,对假货同样趋之若鹜。

  2008 年前后,北京秀水街,迎来了它的尊贵时刻。

  当菲尔普斯在水立方奋勇夺金时,他的亲娘却在这里奋力血拼。凭借“我儿子是菲尔普斯”这句霸气侧漏的 Slogan,秀水老板们对她顶礼膜拜,任由她开出骇人听闻的破盘价。

  在世界足坛教练福布斯排行榜上,9 次霸榜的“狂人”穆里尼奥,率领国际米兰全队前来扫货。凭一己之力,穆帅扛回了 4 大包尖货,其中丝质连衣裙、儿童运动鞋最让他沉醉。

  连美国前总统老布什,也在秀水的真丝龙袍睡衣面前把持不住。遒劲丝滑的苍龙,或许唤醒了这位 84 岁老者对年轻时代的怀念,他一次买 7 件的大手笔,更赢得了一片叫好。

  2017 年 5 月,“一带一路”峰会在京举办期间,30 多位国际政要更不惜屈尊降贵,来此疯狂剁手。

  在国外旅行攻略上,Silk Market(秀水街)以“假冒不伪劣”驰名世界。《纽约时报》的评价是:这里到处是口齿伶俐、锲而不舍的店主,并把假冒的包包卖给天真的老外。

  但消费者到这里,从没指望买到正宗货。

  YouTube 上,传授“秀水砍价术”的视频多达 10 万。人们在这里肆意游荡,悍然杀价,就是为了享受开价 600、砍价 100,并将高仿奢侈品便宜拿下的快感。

  至于自己究竟买的啥,谁还不门儿清吗?

  30 多年前,一位领导到温州视察时,对这里的假货泛滥有所耳闻。但温州人的回答振振有词:“金利来”皮带只卖两块钱,不是制假售假,而是你知假买假;要是卖 20 块,那才是蒙人骗人。

  这样的奇葩逻辑,“有道理”得无言以对。

  以往,中国人制假、售假、买假,大都是穷得迫不得已的选择。但当世界的大门打开,中国人才发现,环球同此凉热,“尊重”知识产权的发达国家,对假货照样很 HIGH。

  而当国人逐步走向小康,“贫穷假”开始减少,“虚荣假”日益增多。假货的潮水看似改变了方向,供需背后涌动的人性却永恒不变。

  诚如保护野生动物所倡导的,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害”;没有“樊胜美”,哪有“秀水街”?

  一位打假人士真切表示:不管怎么打,也打不了虚荣的假,“你怎么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?”

  至于怎么打这种“虚荣假”?我们其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只是想强调一点:

  解决问题的根本,可能早就是买假,而不是造假了。

  消费者每买下一个假包,就是在经济世界的投票箱里,为假货投下了一张赞成票。它将诚实者渐渐驱离,却让造假者越发强大。

  这样,最终会创造出一个“假货互害型”社会:有人卖出一堆假包后,开心去吃火锅。看到假疫苗新闻,也不免义愤填膺,却付了张假钞跑了。回到家后,因为跑肚拉稀,吃了盒假药,为治病不得不更努力卖假;火锅店老板看着假钞一声叹息,边加地沟油、边切假羊肉,告诉自己一定要“早日发财,移民美国”。

  买假的消费者,正是造假的第一驱动力。

  天道好轮回,假货饶过谁。所有命运中馈赠的假货,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凯发k8官网下载-凯发k8国际

客服热线:

邮箱:admin@baidu.com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